网站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814722.com >
栏目导航
热门新闻

殷桃:很多年纪大的演员也演得烂

发布日期:2019-08-17 20:11   来源:未知   阅读:

  信息时报讯 前不久落幕的第23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颁奖礼上,张译[微博]和殷桃[微博]凭借着电视剧《鸡毛飞上天》的男女主角“陈江河”和“骆玉珠”分别斩获了“最佳男主角”和“最佳女主角”。正好,剧集将于7月9日登陆深圳卫视二轮播出,新科白玉兰视后殷桃前日也亮相电视剧在深圳举办的开播发布会。不过,当日发布会现场气氛却有点不太对劲,殷桃上台不久后就面露不悦,在主持人宣布开始玩游戏时,她更是直接表态,“你们玩吧……”之后径直走下台,直至发布会尾声才回来大合影。

  女主角发布会玩“消失” 当然引起了现场不少猜测。发布会结束后,接受信息时报记者专访时,问及此事,殷桃也不加掩饰,直接回应,“首先发布会放到商场办,作为演员我觉得很奇怪,大众与奥迪是什么关系?不过平台也有他们的考虑。其次,做游戏,我不太会, 给我的流程也没有说这个……”心直口快的她在与记者对话半个小时的过程里,不仅讲述了不少关于《鸡毛飞上天》的幕后故事,也对一些颇具争议的行业形象表达了一些自己的见解。

  在凭借着“骆玉珠”拿下本届白玉兰奖“最佳女主角”之前,殷桃已经拿下国内几个知名颁奖典礼的重量奖项,2006年凭电视剧《搭错车》的“阿美”获金鹰奖观众喜爱的电视剧女演员奖,2013年凭借《温州一家人》《延安爱情》获飞天奖优秀女演员奖。所以白玉兰奖后,她被外界称作了是囊括了金鹰、飞天、白玉兰三大奖的新晋大满贯视后。

  采访时提到“三满贯”,殷桃笑了笑:“这个不代表什么。白冰与老公丁一结婚宣布怀孕 传曾被,”拿下视后至今过了差不多半个月,她也表示自己的生活并没有什么变化,并转头调侃起自己得奖运好,“没有什么区别,这个也不是骄傲,确实我可能这方面的运气比较好,打小就一直在得各种奖。好在就是它会变成一个东西在激励我,得到这份荣誉的话,可能更要对这个职业有更多的责任感,就像我那天在台上说的,这一刻是很开心,但是不代表什么,它只是代表这个作品而已,就是这一年跟你一起入围的几部作品里面,你算不错的而已,它不代表你就是最好的,这是两回事。”

  虽然不愿多去渲染奖项的光环,但《鸡毛飞上天》骆玉珠这个角色,殷桃却是扎扎实实下了一番苦功。剧集以张译扮演的陈江河和殷桃扮演的骆玉珠的感情和创业故事为线索,讲述了义乌改革发展30多年曲折而又辉煌的历程。骆玉珠在剧中虽然收获了爱情和事业,但一生却十分坎坷。开拍之前,殷桃就和骆玉珠取材原型的多位女企业家进行了沟通了解,做好前期准备工作,也借鉴她们身上一些的创业经历到剧中,比如在剧中出现的“火车站扔货”场景,就是来源于女企业家们的真实经历。

  剧中,除了要挑战年龄跨度大的角色演绎,还要不计形象挑战“男仔头”造型着装。骆玉珠为了保护自己,一度把自己打扮得跟个男人一样,殷桃透露,“演的过程,我需要外部的东西帮助我,包括粉底的颜色,要把肤色压一压,特别像皴了的感觉,几乎是无妆感。身上不是那么干净的,(通过化妆打扮)也帮我去找一下那种一直在外头流浪,没有人管的野丫头的状态。”

  《鸡毛飞上天》不仅让殷桃拿下了白玉兰“最佳女主角”,也让同剧的男主角张译拿下了“最佳男主角”。而据了解,张译出演这部剧正是来自于殷桃向制片方的推荐。

  殷桃对记者透露,“其实我也是在给自己找一个特别好的对手,因为我觉得这个戏,陈江河和骆玉珠是不可分割的两个角色,这两个演员的合作会非常重要,我想一想就他合适,他也正好有时间。”两人曾在2012年合作过《温州一家人》,也是讲浙商奋斗史的一部剧,但当时他们在剧中扮演的是兄妹,对手戏也不多,“他演我哥哥,但我们没有什么对手戏,我99%的戏是在国外拍的,他在陕北那边,我们有四五场对手戏,不是很过瘾。”

  虽然和张译的下一次合作还要看剧本看机遇,不过殷桃表示在演戏过程中,能遇到一位默契的搭档很难得。她说自己和张译在拍摄《鸡毛飞上天》的过程中也有意见相左的时候,而一般这种情况下,彼此会先试着说服对方,实在不成就请求导演,按照各自的方式拍一条,看哪一条好,“我们不吵架。可能你们都认为较真是有矛盾,我不这么认为。我觉得最重要看大家追求的一不一样,所以我跟申捷(编剧)我们仨就说,如果(对手)能力相当,格局相当,目标一致,就不会有问题。拍摄过程中肯定会有想法不一样,那我们就群策群力,都想办法怎么解决。最怕的是什么呢,我在意的是今天这场戏好不好,你在意的是今天早点回去、好累、我今天约了一个局、跟朋友唱歌、几点钟能收工,这就不一样。”

  在拍摄《鸡毛飞上天》之前,殷桃一度将工作重心从影视转到话剧,理由是“做一件事做久了一定会麻木”,“我们读书的时候老师讲,演员什么都不怕,不怕你笨点,就怕麻木,你完全没有感觉,你感觉不到这个角色,剧本写你哭了,你就哭一哭,到了一定的阶段你也会有一些技巧,但那个就是大家看着难受,自己演着也难受,就是很无趣了这个工作。”虽然她实在地表示,演话剧的收入可能是“演电视剧的零头的零头”,但它却帮助自己重新唤醒了对表演的热情。

  近年,电视圈一些替身、抠图的行业乱象不断引起争议,殷桃也曾经表示“有一段时间会让人觉得,你是演员,听着像是骂人的”。被问及是否因为行业乱象有感而发,殷桃也表示,“我们这个行业的确有很多状况让观众失望,大家对演员这个词颇有他们的一些看法”。但对于行业乱象,她也坦言,“我管不了别人,我自己做好”,“其实那种现象我真的没有遇到过,所以我不太好去具体评价,但是这种状况一定是有,所以大家都在谈。每个人现在都有发声的权利和平台,谁都能说,但是我觉得把自己做好是最重要的,如果每个人都能把自己那点事做好,那行业就会好一些。”

  提及现在备受抨击的鲜肉、小花等年轻演员,殷桃也觉得不应该以年龄为评判标准而一棒子打死,在她看来,张一山、关晓彤[微博]等年轻人的演技都很棒,“比如说张一山我非常喜欢,他演戏很好。(演技)这个跟年龄没有关系的,很多年纪大的演员也演得很烂的,也不负责任的。所以大家有时候把责任都推到‘鲜肉’‘小花’身上,这个词我本身就很讨厌。年轻演员?那我们也是从这么大开始(演)的,但是要有人教他,或者是说上梁都不正,下梁自然就歪了。”

  回忆起自己初出道的时刻,殷桃也自称有过紧张、表现不好的时候,但多亏了张丰毅、李雪健对她耐心调教,“我刚开始拍戏的时候,一句特简单的台词拍二十多遍,张丰毅老师、李雪健老师也会很耐心的,因为他们看到我是很认真的,我只是经验不足,我只是紧张,他们会帮助我,不是说这种就会被嫌弃的”。

Power by DedeCms